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国际期货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

www.gzcifco.com

 
 
 

日志

 
 
关于我

地址:广州市天河区黄埔大道76号富力盈隆广场1201-1203室, 电话:020-38878209, 官网www.gzcifco.com

网易考拉推荐
 
 

境外期货:倾听来自世界的声音  

2014-12-16 14:10:30|  分类: 行业动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芝加哥商业交易所、芝加哥期权交易所、欧洲期货交易所、新加坡交易所、香港交易所和台湾期货交易所,这些都是世界顶级交易所,如果能将他们的领导人聚在一起,专题讨论国际期货市场与中国期货市场发展问题,那才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不过,这还真的做到了!在刚刚结束的中国(深圳)国际期货大会上,这些国际期货大佬们对期货发展高谈阔论,对中国期货献言献策。

听听他们都说了些啥?归纳起来有几方面:

一、强调实体经济在期货交易中的重要作用。几乎发言的每一位大佬,他们都特别强调了实体经济在期货交易中的重要作用。

Phupinder S.Gill,为芝加哥商业交易所(CME Group)CEO,他首先肯定了中国管理当局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对混乱的期货市场进行整治的行动,也正是从那时起,中国才将期货服务实体经济写进了发展大纲。同时,他从CME发展经验告诉大家,他们一直未偏离期货为实体经济服务这条正确的道路,即便在2000年CME实行公司制改革后仍然如此。

李小加,香港交易所(HKEX)总裁,他非常赞同期货服务实体经济的提法。在结合中国实际方面,他形象地用大鱼、小鱼的比喻来反衬中国期货市场当前存在的问题。这个问题就是参与主体结构的不合理。也就是,中国期货市场这个鱼塘里基本都是小鱼。他认为,如果鱼塘里没有大鱼,实体经济大鱼就无法进入期货市场,同样机构这条大鱼也进不来。

  二、如何做到为实体经济服务。关于这个问题,大佬们的观点比较趋同。

Phupinder S.Gill认为:第一、要看实体经济的真实需求是什么?第二、要看衍生品市场的买家和卖家的兴趣是什么?第三、要多看失败的例子,并从中总结出教训,以免犯同样的错误。

Michael Peters(欧洲期货交易所(Eurex)执行委员会委员 )在Phupinder S.Gil上述观点基础上做了两点补充:第一,要考虑到衍生品市场和风险管理机制之间是否是相辅相成;第二,价格发现和价格形成机制与实体经济之间的关系是否是正常。

港交所总裁李小加则从监管与流动性之间的关系中去梳理如何保证交易能够服务实体经济。期货市场是众多参与者参与的市场,既有散户,也有实体大企业,还有机构大户等等。如果过度监管,鱼塘里的水就很清,系统性风险是没有了,但同样适度炒作的空间也没有了。他用水清则无鱼做了比喻。所以他建议,中国没有必要在监管方面再去效仿西方,因为西方很大原因是在金融危机以前的监管不力才导致了系统性风险,所以危机之后他们加强监管是理所当然的。而中国恰恰不同,中国是全球最干净的市场,也是监管最好的市场,根本不可能发生系统性风险。

台湾期货交易所董事长刘连煜认为,我们要靠期货交易来服务实体经济,这是期货交易的基本要求。如何做到呢?首先,在设计合约时要贴近台湾的实际,如:周合约就是贴近现货需求的合约,其受到参与者的大力追捧。其次,监管当局出台的所有政策都要力求做到保护交易者的合法权益,尤其是中小投资者的权益。还有,要尽可能地与国际期货市场进行有效连接,其会大大满足实体经济的交易需求,这也是经济全球化的要求。刘连煜还认为,不同地域交易所的竞争具有双面性,他甚至认为合作的一面会大于竞争的一面。他特地还用台湾交易所与新加坡交易所的合作实例做了证明。

 三、关于中国发展OTC市场。大佬们一致的观点是,中国应该走自己的路,没有必要照搬西方模式。

港交所总裁李小加认为:首先,中国还没有太多的场外衍生品市场需求存在,这与金融环节没有市场化和中国的监管环境有很大的关系。他说,2008年金融危机以前,全球场外衍生品业务之所以发展迅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这个市场的非透明性。恰恰中国是一个非常透明的市场。其次,场外衍生品稍微能够标准化的都要纳入场内结算,金融危机之后更是如此。第三,其他能够纳入场内交易的场外衍生品也要纳入进去。第四,OTC市场还须有资本的匹配要求。第五,金融危机后对场外衍生品交易监管非常严格,他不是以前那种依靠几个人就能够管理得下来的,因为现在是在对整个价值链在进行监管。但是,一切监管都得从流动性、透明度和资本配置方面出发,它们缺一不可。

新加坡交易所(SGX)执行副总裁周士达认为,根据新加坡的经验,要努力去适应国际趋势的发展。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OTC市场发生了很大变化,监管大大地严格了,但形势变化了,我们必须去适应。而中国内地却没有与国际相连接的条件。

CME总裁Phupinder S.Gill认为,如果OTC产品透明度太高,这个产品也许就不具有流动性,没有流动性的OTC产品其存在的价值就会大打折扣。芝加哥期权交易所(CBOE)总裁郑学勤也持同样观点,因为现在市场越来越关心流动性,不光是价格问题。郑学勤还认为,中国市场和西方市场不一样,不能照搬外面的概念,因为中国本身的OTC市场不是很大,必须结合自己的实际,透明性要关心,流动性更要关心。

欧洲期货交易所(Eurex)执行委员会委员Michael Peters认为:他非常同意李小加的观点!他还特地讲到了他们在OTC业务方面的变化:一方面加重了质押的比重;另一方面对资产进行了分级及管理。总之,他们更多的是根据OTC产品的具体要求来做的。

十分感谢大佬们对中国期货市场发展的献言献策!虽然,在关于中国发展方面,他们只谈了实体经济和OTC方面的问题,但这些都是当前中国最关心的话题。

在关于实体经济方面,笔者尤其关注欧洲交易所Michael Peters的观点,他认为,期货市场的价格发现功能必须考虑价格形成机制与实体经济之间的关系是否是正常。如果期货市场的价格形成就有问题,何谈价格发现?如果实体经济都不参与其中,期货市场的价格形成怎么会没问题?

在如何做到为实体经济服务方面,笔者较为关注芝加哥商业交易所Phupinder S.Gill的观点,他认为首先要看实体经济的真实需求是什么?当然,套期保值本应是他们的真实需求,但是,在企业产品即期销售方式下,他们何来套保需求?

在OTC方面,笔者最关心港交所李小加的观点,他认为中国还不具备建立场外衍生品市场的条件,因为OTC发展一是要与中国的金融改革同步;二是要看国际发展趋势。能够在场内交易的尽可能在场内做,毕竟从流动性方面看,场内交易远远好于场外交易。(期货日报)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