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国际期货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

www.gzcifco.com

 
 
 

日志

 
 
 
 

世界第四大铁矿石生产商澳大利亚FMG陷财务危机  

2013-06-05 10:24:07|  分类: 行业动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世界第四大铁矿石生产商澳大利亚FMG陷财务危机

  此一时彼一时,5年前中国钢铁企业还要在铁矿石价格谈判中看国际巨头的脸色。如今,世界第四大铁矿石生产商、澳大利亚FMG公司却在向中国企业兜售自己的基础设施资产以解资金之困。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了解到,刚成立10年的FMG之所以陷入财务危机,与其快速扩张的经营方式有关。如果这家公司真的出现债务违约,那将成为刺破其经营泡沫的最后一根针。

  要知道,FMG的崛起正是建立在“发中国财”的基础上,这家企业曾经与数家中国企业合作。事实上,FMG在挖出第一块铁矿石之前,已经预售了大笔货物给中国客户。

  如今,FMG却在为历史埋单。一位接近FMG的知情人士表示,FMG已经与不止一家中国企业接洽,均被拒绝。“天津物资集团(下称"天物集团")就曾放弃了FMG的销售预付款融资方案,主要原因是风险太高。”

  该人士称,有中国企业了解到,FMG此前与摩根大通等银行签订了贷款协议,但与另一笔70.3亿美元的融资发生条款冲突,“如果FMG在今年6月30日之前没有解决这个问题,将面临被债权人破产重整的可能性。”

  本报记者查询FMG财报发现,2012年该公司流动债务达到21.37亿美元,同比增幅达到91%。

  FMG和中国颇有缘分,不只是在大宗交易上。2009年,湖南华菱集团收购前者17.4%股权,成为第二大股东。昨天,华菱集团方面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目前并没有任何股权变动的信息,但避谈了FMG的经营情况。截至发稿时,FMG方面尚未回复本报记者的采访请求。

  何以陷入危机

  成立于2003年的FMG是澳大利亚第三大、全球第四大铁矿石生产商,仅次于巴西淡水河谷、澳大利亚力拓以及必和必拓。FMG成立之时,正是中国钢铁业爆发式增长的开始,FMG由此不断扩产提速,成为继三大矿山之后的新兴铁矿石巨头。

  将中国比喻为FMG的海外“衣食父母”一点不为过。FMG高层在今年4月份举行的博鳌亚洲论坛期间透露,2012年,FMG大约有6000万吨的铁矿石出口至中国,今年预计出口达1亿吨。

  预售铁矿石是FMG的“特色”,2004年10月,FMG宣布与河北文丰钢铁有限公司签署长期购货合同,约定在20年内每年向文丰钢铁出售200万吨铁矿石,为此文丰钢铁向FMG支付了1000万澳元的预付款。同月,FMG又与江苏丰立集团、江西萍乡钢铁有限责任公司签署类似协议。但直到2008年5月,FMG才挖出第一块铁矿石。

  本报记者了解到,由于铁矿需要巨额前期投资,FMG一直都是高负债运营。FMG财报显示,2012年,该公司流动债务达到21.37亿美元,同比增幅达到91%;长期债务91.64亿美元,同比上升81%。其中,各类借贷和金融负债超过82亿美元。

  2012年,FMG总负债达到113亿美元,占总资产的比例为75%。如果从更能考察企业偿债能力的流动比率(流动资产与流动负债之比)来看,2012年FMG的流动比率约为1.7。一般认为,该比例在2比1左右显示企业的财务情况比较健康。

  本报记者查询FMG年报发现,2012年海外客户为这家公司贡献了66.81亿美元,其中来自中国的比例高达97%左右。但今年以来,包括铁矿石在内的全球大宗商品价格均出现大幅滑落,像力拓、必和必拓等矿业巨头已经频频释放出售资产、缩减投资的信号。中国进口铁矿石的价格也处于低位。中国海关总署数据显示,前4个月,中国进口铁矿砂均价为每吨133美元,下跌4.3%。

  兜售遇冷

  2012年下半年,FMG通过抵押资产,从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和摩根大通(JP Morgan)换取五年期的45亿美元高息贷款,又于10月12日将贷款额度提升至50亿美元,暂时化解了一场债务危机。

  但接近FMG的知情人士称,这笔融资与FMG 2010年前后获得的另一笔约70亿美元的融资条款相冲突。根据规定,一旦违约,债权人可以要求FMG马上偿还债务,这可能导致FMG进行破产重整。

  破产重整不同于破产清算,但如果陷入这一境地,意味着企业将在外部的监督下进行生产经营上的整顿和债权债务关系上的清理。

  上述人士称,今年6月30日,FMG将对上一年财务进行年结,大约8月中旬必须将公司存在的各项问题公之于众,“FMG一旦宣布债务违约,到时候债权人就会上门追债。”

  根据本报记者掌握的信息,除了贷款资金,FMG已先后出售了所罗门矿区(Solomon)的发电站等资产,还拟出售一座铁矿的股权。“Solomon矿区是一个新矿区,如果不是急着要钱,根本不可能卖掉。”知情人士说。

  FMG的财报证实,该公司于2012年9月出售了所罗门矿区发电站,并称如果铁矿石价格长期低迷,出售特定资产获得高性价比收益正是公司完善财务运行的战略。

  为继续补充流动性,这家矿业公司目前将出售目标放在其基建资产TPI,TPI是FMG的一家全资子公司,拥有FMG的一系列基础设施资产,包括FMG一条连通矿井和港口设施的铁路。在资源丰富的澳大利亚,是否拥有基建的使用权是决定一家矿业公司能否投产的关键。

  根据前述知情人士的说法,FMG有三种方法来缓解财务危机,一是继续卖资产;二是对瑞士信贷和摩根大通的50亿美元债务进行重组,将其抵押资产减少一半;三是修改2010年的融资条款,使之不与新债务条款相悖。“FMG决定卖TPI基建项目,是在另外两种方法都行不通的情况下做出的决定。”该人士称。

  事实上,去年圣诞节前,已经有澳大利亚媒体披露FMG有意出售TPI的少量股权。

  但从目前来看,FMG期待的好价钱很难实现。根据瑞士信贷的报告,TPI估值约在110亿美元,FMG很可能出售TPI 40%~50%的股权。但据澳大利亚当地媒体称,TPI的一家潜在买家坚持认为TPI的估值只有63亿美元。

  另一位接近FMG的知情人士称,FMG原计划希望拿出TPI 40%的股权引入财务投资者,其中一家亚洲主权基金曾与FMG谈判,但5月中旬谈判失败。

  值得关注的是,曾有潜在买家提出收购TPI的三个前提条件:一是控股;二是获得TPI拥有铁路的运营权;三是铁路一定要扩容,引入FMG以外的客户。但FMG坚持要保住TPI的控股权和运营权,最终各方不欢而散。

  机会还是陷阱

  “目前FMG正在积极联系各家中国企业,有些企业已经派人去澳大利亚了。”上述接近FMG的知情人士说。

  本报记者了解到,澳大利亚与铁矿石有关的基础设施建设基本被力拓、必和必拓和FMG三家垄断,由此提高了其他中小矿山投产的门槛。

  从这个意义上说,FMG此次出售基建资产,对中国企业未来能否打破矿山垄断具有一定意义,不管买家是否来自中国。“一旦基建资产出售给了其他中小矿山,意味着未来可以多出一两家新的供应商,这在前几年是不曾有的。”上述接近FMG的知情人士说。

  但前述匿名矿业人士称,FMG已经找过多家国内钢铁企业,“包括宝钢在内几大家基本找遍了,没有企业愿意出手。”

  一位接近天物集团的人士告诉本报记者,FMG原来想将中国一家钢企参股的磁铁矿项目抵押给天物集团融资,但经过天物集团调研,发现该项目风险过高于是决定放弃。中国企业“走进”澳大利亚并非没有前车之鉴,比如中信泰富(00267.HK)投资的磁铁矿项目历时数年依然没有大规模投产。

  “目前铁矿石价格下跌、全球经济下滑,将迎来一波新的并购机会,但如果又有中国企业盲目投资,势必引发政府对铁矿海外投资项目的担忧。”一位澳大利亚矿业投资人士提醒,希望国内企业能够充分了解FMG的债务严重程度再做决定。


  评论这张
 
阅读(4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